用戶名:
密 碼:
 
 
    河南艷陽天律師事務所搬遷至濟源市黃河路公安局西玉川綠城15號樓商鋪3樓  
電話:  0391-6699500  6698418  6968897  6965916
破產管理人電話:0391-5506366

        
請關注公眾號:河南艷陽天律師事務所


   
濟源市濟晉高速有限公司
濟源市質量技術監督局
河南隆發置業有限公司
濟源市移民安置局
濟源市隆安物流有限公司
承留鎮人民政府
濟源市沁園辦事處南夫人頭居委會
濟源市氣象局
河南濟源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
濟源市公安局交通管理支隊
河南黃河三峽景區有限公司
河南合生置業物業有限公司
濟源市永盛陶瓷有限公司
豫西黃河河務局
當前位置:首頁 > 律師文苑 > 文章內容
打 印】【字體:
媽媽和女兒的“長征”

文章類型:律師文苑  時間:2010/7/26
一、我和媽媽的“長征”
                                                                               西關小學盧子茜
     今天早上,媽媽說:“咱們跑回老家吧。”我說行。其實我并不想跑,太遠了。但為了完成老師布置的日記,我決定和媽媽跑回老家。我還以為跑累了,媽媽會和我坐車回去呢!
    下午二點,我們拿了兩個梨和兩元錢,又喝了幾口水就出發了。
我們想繞一個近路,就走了劍光律師事務所旁邊的一條小路,結果卻看見一個牌子,上面寫著:此路不通。我和媽媽只好順著鐵路往前走,半天才走到大路上。
     路上,我撿了一個長樹枝,邊走邊用樹枝打路邊的樹葉,媽媽說她小時候拿著樹枝當小車推,震的手癢癢的,麻麻的,好玩極了。我就按媽媽說的做,玩起了推小車的游戲。我們一邊走,一邊推,后來我把“小車”插在了路邊的欄桿里。
      我們接著往前走,又走了一個半個小時,我又累又餓,就問媽媽要了五角錢買了兩個香噴噴的燒餅,我和媽媽你一口,我一口,邊吃邊走。
      天黑的時候,終于到家了,我也累的一步也不想走了,二姨和外公知道我是走了四個半小時走回來的,都心疼的夸我是個小英雄,我聽了心里很自豪。
 
                  二:我和女兒的“長征”
                        
                                                                                  河南艷陽天律師事先所李艷麗
      女兒生活在“蜜”一樣的日子里,我決定讓她吃點苦,來一次小小的“長征”——從自己家步行30華里到老家。
      做出這一決定,我的心里一點底都沒有,不僅擔心不到10歲的女兒能否堅持下來,也擔心整日以車代步的自己能否堅持下來。
      星期六下午兩點,陰天。我和女兒做了簡單的準備,帶了兩個梨、兩元錢就出發了。我計劃用三個小時走完這30華里,女兒顯然對即將開始的“長征”沒有明確的認識(至少我是這么認為的),對我的提議未提任何意見和建議。后來知道女兒根本就沒打算走完全程,她認為半路我們會搭車回去的。
剛開始的三分之一路程里,我們一邊聊天、一邊散步、一邊玩,沒有一絲長途跋涉的感覺。女兒愛玩的天性表露無疑,一會學女模特走路,一會學男模特走路,間或走一段企鵝步,甚是開心。但這三分之一的路程就用了一個半小時,看來三個小時走完全程是不可能的。我也不敢催女兒,如果這30華里純粹是趕路,女兒一定堅持不下來。
      女兒盯著開往老家的公共汽車,然后目送它走遠,之后她提出口渴了想買水喝。自從有車以來,女兒回老家都是車接車送,從來沒有也不想坐公共汽車。我想女兒可能在想:我會和她乘車回去。我沒提,女兒也沒說,買了一瓶水我們邊喝邊走。我開始簡單向女兒講紅軍兩萬五千里長征的故事,女兒問“兩萬五千里有多長?”是啊,兩萬五千里有多長?反映在我腦海里的是歷史書上彎彎曲曲的紅軍行軍圖。“大概從我們家到新疆這么遠吧。”我胡亂做了個解釋,女兒并不知道新疆到底有多遠,只是知道新疆很遠。
很顯然女兒對紅軍長征并不感興趣,倒是路邊的樹枝吸引了她,她先是拿樹枝邊走邊抽打路邊的冬青樹,之后又發現彎曲的樹枝可以在地上推著走,樹枝在水泥路上蹦蹦跳跳,發出輕微的“嗒嗒嗒”的聲音,震的手酥麻。這一發現讓女兒興奮不已,也為我揀了一個樹枝讓我推“小車”。我們推著“小車”走了好遠,直到女兒玩膩了把兩個樹枝插到路邊的欄桿里。
      下午四點女兒說自己累了,也餓了。我也覺得累了,雙腿有點酸疼,我們決定休息一下再走。女兒拿出剩下的一元錢準備到路邊買燒餅,我遠遠的坐在石頭上休息。可能看見燒餅攤上有燒餅夾豆腐串,又返回來問我:她是否可以買燒餅夾豆腐串?我說不能超過五角錢,很顯然女兒意識到五角錢根本買不到餅夾豆腐串,又返回等燒餅出爐。此時我的身上帶著上千元的現金,看著站在燒餅攤前的女兒,我心里有些發酸,這樣的鍛煉是不是有些殘酷?
      女兒很快提著兩個剛出爐的燒餅走過來,邊走邊說“媽,可香了!”“剛烤出來的,可焦了!”怕我不信女兒又說了一遍,的確,剛出爐的燒餅散發出暖暖的、誘人的香味。“你先吃,我們吃一個,路上餓了再吃一個”,女兒一邊說一邊將燒餅遞給我。在秋日提前到來的微微暮色里,我和女兒你一口我一口吃著最普通、最香甜的燒餅。
     天色已微暗,我催女兒快走,接下來的路,不知道女兒能否堅持。
    走過一個小小的集鎮,之后便是鄉村公路,路邊垂柳如傘,長長的枝條從樹頂垂下來,女兒又有了新的靈感,從柳樹上折下柔軟的枝條,說要給我編戒指和手鐲 ,我怕耽誤時間,催她快走,她又將柳枝拿在手里,問我像不像觀音菩薩手里的柳枝,還將柳枝插在頭發里,快幾步,慢幾步,讓柳枝在身后擺來擺去。老家,就這樣在我們的腳下越來越近了。
       天漸漸暗下來,來往的車打開了車燈,我早已感到兩腿酸疼,兩腳也開始發疼,我見女兒不時提提褲子,問女兒,她說:“褲磨著腿了。”怕我擔心,又說“沒事”。后來我看到女兒的腿被汗濕的內褲磨破了,女兒是一步一步的忍著疼痛走完了全程。
這時,愛人不放心開著車追上來, 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我怕女兒,也怕自己控制不住,一旦坐進車里,就前功盡棄了。我不知道女兒是不是和我一樣決定將“長征”進行到底,還是女兒知道我在考驗她的毅力,反正我們誰也沒提出坐車。
       快到老家時,女兒終于說:“媽媽,我再也受不了啦,我們歇歇吧!”我們已整整走了四個小時,如果女兒真的一步不走,我該怎么辦,讓愛人來接我們?就這們放棄?我不甘心,可女兒的確是太累了。
“我想買點東西吃”,女兒對我提出了她的要求,我趕緊掏出剩下的五角錢,“想買啥就買啥。”其實五角錢又能買到什么呢?此時,女兒沒說不想走,已出乎我的意料,別說五角,就是更多的錢我也會給的,(女兒已知道我還帶有錢)。女兒用最后的五角錢買了一種叫“衛龍”的小食品,一種平時女兒要買我堅決不讓買的辛辣豆制品,女兒吃了一根,喂我吃了一根,又把“衛龍”給我讓我吃,這種平時我不屑一顧的東西,今天吃起來是如此的美味。
      天已全黑了,我們母女二人仍疲憊地行走在回家的路上,女兒加快了腳步,還推著我往前走,然后,又提出和我一起跑步,說不讓后邊那個騎自行車的超過我們。在漫無邊際的暗夜里,我抬著已經有些機械的雙腿,不知道是我在鼓勵女兒,還是女兒在鼓勵我。
      晚上6時38分,經過4小時38分的長途跋涉,我們終于到達了目的地。
      這次算不上長征的長征,我們按預定僅支出了二元錢,女兒也未向我想象的那樣叫苦叫累,提出任何計劃外的要求,反而在關鍵的時候鼓勵我,支持我,與我一起堅持到底。女兒的堅韌、毅力和理解讓我感動,也許這次長征,不會向我想象的那樣帶給女兒什么,但卻讓我知道我有一個讓我驕傲的、懂事的好女兒。

電話:0391-6699500 傳真:0391-6698418
地址:濟源市湯帝南路蓼塢苑社區辦公樓 郵編:454650
豫ICP備06010635號
河南快3走开奖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