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河南艷陽天律師事務所搬遷至濟源市黃河路公安局西玉川綠城15號樓商鋪3樓  
電話:  0391-6699500  6698418  6968897  6965916
破產管理人電話:0391-5506366

        
請關注公眾號:河南艷陽天律師事務所


   
濟源市濟晉高速有限公司
濟源市質量技術監督局
河南隆發置業有限公司
濟源市移民安置局
濟源市隆安物流有限公司
承留鎮人民政府
濟源市沁園辦事處南夫人頭居委會
濟源市氣象局
河南濟源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
濟源市公安局交通管理支隊
河南黃河三峽景區有限公司
河南合生置業物業有限公司
濟源市永盛陶瓷有限公司
豫西黃河河務局
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研究 > 文章內容
打 印】【字體:
超標排污致損害 污染企業要全賠

文章類型:專題研究  時間:2011/1/18

    【案情】廣西大新縣漁業協會利江河響水河段網箱養殖示范基地位于大新縣桃城鎮西北部利江河段。在該基地原告孔慶聶經營網箱養殖的有兩處,水域面積分別為90平方米和120平方米。原告孔慶聶于2005年12月取得水域灘涂養殖使用證,使用期限均為2005年10月30日至2015年10月30日。2008年10月20日該河段網箱養殖示范基地被認定為廣西壯族自治區無公害農產品產地。2009年1月23日上午8時,大新縣漁政監督管理站接到該基地養殖戶黃堅報稱網箱多種魚類出現浮頭大量死亡的現象,即派員到事故現場進行調查,大新縣環保局接到報案后也派員趕赴污染現場調查。經現場清點,原告孔慶聶網箱養殖死亡的魚類有羅非魚8073.80市斤、青竹魚403.90市斤、草魚193市斤、鯉魚295.40市斤、魚苗魚種580尾、叉尾鮰魚434市斤、叉尾鮰魚魚種725尾、鳊魚209市斤、骨魚2.70市斤、骨魚魚種130尾等。因本次事故,原告支付清理死魚及清洗網費用2 760元。

    同年2月6日大新縣漁政監督管理站作出《利江河響水壩漁業污染事故調查報告》,事故結論為:1、網箱養殖魚類大量死亡,是由于該水域被上游工廠排放的生產廢水嚴重污染所致,廢水中的有機物質大量消耗了河水中的溶解氧,造成水體缺氧,河中魚類缺氧而窒息死亡。2、污染漁業水域導致水體缺氧的污染物質來自上游的廣西大新薈力淀粉有限公司排入進入利江河的生產廢水。2月8日大新縣環境保護局作出《關于利江河響水壩漁業污染事故的調查報告》,該報告認為造成這次利江河響水壩網箱及自然魚類死亡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廣西大新薈力淀粉有限公司08/09榨季將超標的洗木薯廢水排入利江河,日積月累,廢水中的有機物在生化過程中消耗了河水中大量的溶解氧,加上正處于枯水期,河水水量少,流動緩慢,河水的自凈能力較差,導致該河段河水水體缺氧,河中魚類因缺氧而死亡。事故發生后,經雙方當事人同意,大新縣漁政監督管理站委托大新縣價格認證中心對本次漁業污染事故的損失進行價格評估。8月5日大新縣價格認證中心作出鑒定結論,即大新縣利江河響水壩漁業水域污染事故造成的網箱魚類死亡的損失鑒定價值共計為500 153元。其中原告損失為91 011.90元。評估費為4 600元,該費用由羅天風開支。

    另查明,2009年1月14日,大新縣環境保護局取被告外排的洗木薯廢水水樣送崇左市環境保護監測站進行了常規性監測,監測結果表明,被告排放的洗木薯廢水中化學需氧量濃度已超過了《污水綜合排放標準》中允許排放標準的10倍。從2008年11月5日開榨起至2009年1月20日止,被告一直將超標的洗木薯廢水排入利江河。1月16日大新縣環境保護局環境監察人員到被告公司檢查“三廢”處理設施運轉情況時,發現被告將未經廢水末端生化處理設施處理的洗木薯廢水排入利江河,存在環境污染隱患,為此曾作出《關于責令廣西大新薈力淀粉有限公司限期進行整改的決定》。被告于2009年1月20日已全線停產,工人清洗機械車間地板,然后準備放假過春節,清洗機械及車間地板的廢水沒有按照要求進行有效處理,直接排入利江河。同年1月23日大新縣環境保護局到現場檢查時發現,從沉渣池排入利江河的排污口還遺積有部分薯皮等廢渣。因雙方就賠償問題協商未果, 2010年1月4日原告訴至本院,請求判決被告賠償經濟損失95 086.50元,并承擔案件受理費。

    被告廣西大新薈力淀粉有限公司辯稱原告的訴請無事實和法律依據。原告稱網箱魚受污染,而被告沒有排放使魚死亡的污染物。原告只是感覺水體被污染。漁政、環保部門也沒有作出相關鑒定結論,而只是出具調查報告。調查報告與鑒定結論是不同的。因為鑒定結論的出具單位有資質問題。也就是說,魚死亡的真正原因沒有相關鑒定結論支持。而魚由缺氧致死,缺氧由養殖時氣溫過高等引起。沒有鑒定結論作依據,原告認為被告排放污水致其魚死亡,請求被告賠償是無依據的。本案涉及舉證倒置問題,原告不應曲解。原告應先提出基礎的依據,即應先有基礎的證據證明原告魚死亡系被告排污所致,而不應直接將舉證責任推給被告。從漁政部門的分析報告知道,水體飲用水標準都符合,水都能飲用,那么養魚就應當沒有問題。因此水體并未受到污染。缺氧是由其他因素引起。原告魚的死亡與被告排污沒有因果關系。原告要求被告承擔侵權損害賠償責任依據不足,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同時,原告提供的資料顯示其損失的價值與起訴請求的賠償數額不相符。原告多算了1314.60元。

    【審理】

    大新縣法院受理后,經主持雙方進行調解無效,遂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七條、第一百二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百二十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四條第一款第(三)項之規定,判決被告廣西大新薈力淀粉有限公司賠償原告孔慶聶因本次漁業污染事故造成的經濟損失計人民幣93 771.90元;案件受理費2 177元,由原告孔慶聶承擔30元,被告廣西大新薈力淀粉有限公司承擔2 147元。

    【評析】

    本案雙方當事人爭議焦點主要有:一是被告有無超標排污污染原告的養殖水域二是被告的排污行為與原告的損失是否存在因果關系。

    關于被告有無超標排污污染原告的養殖水域問題。被告辯稱其沒有排放致使魚死亡的污染物。本次漁業水域污染事故發生前,環保部門已發現被告將未經廢水末端生化處理設施處理的洗木薯廢水排入利江河,存在環境污染隱患。本次漁業水域污染事故發生后,漁業主管部門、環保主管部門接到報案后均及時到現場調查,被告主要管理人員亦到場認可其在事故發生前將生產廢水直接排放到原告養殖河段這一事實。因此被告的辯解與事實不符,缺乏證據,不予支持。

    關于被告的超標排污行為與原告的損失是否存在因果關系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74條規定:“在訴訟中,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但在下列侵權訴訟中,對原告提出的侵權事實,被告否認的,由被告負責舉證:……(3)因環境污染引起的損害賠償訴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四條規定:“下列侵權訴訟中,按照以下規定承擔舉證責任:……(三)因環境污染引起的損害賠償訴訟,由加害人就法律規定的免責事由及其行為與損害結果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承擔舉證責任。”根據司法解釋的規定,作為侵權人的污染企業只有能夠證明其侵權行為與損害后果不存在因果關系或者法律規定的免責事由成立的情況下,始得免除侵權損害賠償責任。因此,本案的舉證責任應由被告承擔。被告所舉證據不能證明其污染行為不會導致網箱魚死亡,也不能證明導致網箱魚死亡的結果確系其他原因所致,因此對于本案中污染行為與網箱魚死亡之間的因果關系,被告不能提出足夠證據予以否定。位于上游的被告排污污染了水源,同時段,下游的原告養殖水域發生了魚類非正常死亡的后果,被告又沒有足夠證據否定其污染行為與網箱魚死亡之間的因果關系,作為加害人的被告應當向原告承擔侵權損害賠償責任。被告廣西大新薈力淀粉有限公司辯稱原告網箱魚的死亡與被告排污沒有因果關系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

    關于原告請求的賠償數額是否符合賠償標準范圍的問題。大新縣漁政監督管理站委托大新縣價格認證中心對本次漁業污染事故的損失進行價格評估,鑒定價值其中包括原告死魚損失。原告因水污染雇人清理死魚及清洗網費用屬合理開支,對該損失的請求應予支持。被告認為本次價格鑒定評估數額偏高,但未申請重新鑒定評估,未能提供相應證據支持,故不予采納。

    綜上所述,被告違反國家環保防治污染方面的法律規定,超標排放生產廢水,是本次漁業水域受污染的污染源,與原告網箱魚死亡有直接的因果關系,對網箱魚死亡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因此,法院判決被告賠償原告是有法可依的。





電話:0391-6699500 傳真:0391-6698418
地址:濟源市湯帝南路蓼塢苑社區辦公樓 郵編:454650
豫ICP備06010635號
河南快3走开奖一定牛 富贵彩票游戏 商城促销怎么赚钱 1000炮捕鱼机金蟾捕鱼 品忆香加盟能赚钱吗 E游彩安卓 克拉矿场真的能赚钱吗 微信赚钱小程序有什么 扑克纸牌麻将怎么玩 钱宝有票赚钱 金满贯彩票苹果 郑州达达赚钱吗 星力9代正规捕鱼平台 生病辍学怎么赚钱 .千炮捕鱼 邦尼彩票苹果 学了缠论炒股赚钱吗